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糊塗塌客出道作品

好讀出版

即日起在全國書店熱情上架中

以下網路書店也買得到:

博客來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誠品書店

新絲路網路書店

【童話裡的愛情課題】目錄
【童話裡的愛情課題】序——暗藏愛情的童話故事
【童話裡的愛情課題】摘錄——每個青蛙都會變成王子嗎?

關於一本書和背後的故事

 說來奇怪,我對出書一向沒有太多的渴望,大概是因為當編輯這十幾年來,已經讓人對書出來又堆進倉庫的命運麻木了,書如果出了又能賣得出去,當然是開心的,但若覓不著知音就蒙塵上架,甚至慘遭退書變成公司的資產(負),身為作者的你我他,那種被讀者踢出戰局的寂寞,恐怕不是當初一腔熱血懷抱著「只要能出書就好」的自己所能預料;然而有些稿子,好像非得讓它變成實體才算數。
 例如這本「童話裡的愛情課題」,本來不是一個為了童話而寫的題目,原來的專欄名字叫做「與纏綿無關愛情事務所」,老實說,我的文字一向被歸納在「無性別」「有趣」這方面類別,從沒寫過稍微柔情的題材,也不善處理情緒相關的文字,叫我寫愛情這個提議幾乎在同一時間內馬上被暴力地推翻了:「讓我死吧寫這種題材!」可重點是,邀稿的單位叫做「愛情城市」,不寫愛情,又該寫什麼?幸好這網站的總監月亮小姐是我的死黨兼換帖,為了要偷渡好友文章,不惜冒著網站抒情風格被破壞的危險,讓我瞎整愛情面貌的專欄每週一次地,出現在那個名之為愛情的網站裡,然後我的電腦裡,也就出現了一群相當特異的文章,那個寫稿子的人彷彿是我,又彷彿跟我無關,保持痛並快樂著的寫作模式,竟然也累積了數十篇的稿量,只是,從來沒人打過這些稿子的主意,它不像「缺德出版社」那麼詢問者眾,卻始終佔據在我心裡一個秘密的空間裡,偶爾叫出來看,就得意地想著:「看!我也寫得出這類文章啊?」於是,這就成為我以「糊塗塌客」為作者名出道的第一本書,總之,如果你剛好有些小零錢,就請不吝添購一本,我會非常感激的。

目錄

 

聖•艾修伯里/小王子
玫瑰與小王子的愛情行不行?
課題(1)別妄想馴服一朵多疑的玫瑰
 
詹姆斯˙巴利/小飛俠
誰能跟拒絕長大的男子戀愛?
課題(2)愛上彼得潘,算你衰
 
王爾德/公主的生日
別傻了,對你笑不代表愛上你
課題(3)錯估情勢,沒什麼了不起
 
格林兄弟/灰姑娘
灰姑娘能跟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
課題(4)一見鍾情,不見得能天長地久
 
安徒生/人魚公主
美人魚的委曲求全有用嗎?
課題(5)委曲求全,成就不了愛情
 
梅特林克/青鳥
愛情故事就在身旁,無須外求
課題(6)照著愛情小說談戀愛
 
琴•韋伯斯特/長腿叔叔
關於長腿叔叔的愛情幻想
課題(7)何苦來哉的單人戀愛
 
路易斯•卡洛爾/愛麗絲夢遊仙境
刀鋒邊緣的人生不是常態
課題(8)危險遊戲,沒人玩得起
 
格林兄弟/青蛙王子
每個青蛙都會變成王子嗎?
課題(9)被從天而降的好男人搞得神經兮兮
 
安徒生/雪后
別讓雪后把你的好心腸帶走
課題(10)嫉妒,只是個殺手
 
查爾斯•貝洛/藍鬍子
秘密的愛情,賭本能有多大?
課題(11)秘密的鎖鑰,你開不開

王爾德/快樂王子
快樂王子與小燕子的真幸福
課題(12)幸福嗎?不一定美滿!
 
佚名/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
覬覦他人的幸福,反而失去所有
課題(13)吃碗裡看盤裡症候群,難搞
 
李朝威/柳毅傳
慘烈的分手,你要不要?
課題(14)分手時,你的表現如何?
 
安徒生/旅伴
魔女得要鬼魂來治?
課題(15)什麼人玩什麼鳥,信不信由你
 
法蘭西絲•H•博內特/秘密花園
怨天尤人,進不了愛情的秘密花園
課題(16)愛上憂鬱小生之必要性
 
安徒生/紅鞋
懲罰愛美念頭就能得到救贖?
課題(17)美貌的魔咒,誰擋得了
 
馬雅神話/庫里和他的妻子們
愛情面前別笨手笨腳
課題(18)越在乎,越失常
 
安徒生/十一隻天鵝
超越不了恐懼感的愛情
課題(19)患難見真情?才怪
 
托爾斯泰/等待真理
雖然無奈、還是得接受的真理
課題(20)最好的,不一定會即時
 
安徒生/拇指姑娘
結婚只是現實條件的交換嗎?
課題(21)以結婚為前提,無力戀愛

安徒生/國王的新衣
蠢話,只有聰明人聽得懂
課題(22)戀人絮語,癡呆之必要

【童話裡的愛情課題】序——暗藏愛情的童話故事

  所謂童話,在一般人思維裡多半是給孩童看的,但我從小到大算來看了不少童話故事,現在也升格做唸童話的人,每每我跟姪女葶葶倒在床上唸著童話時,卻常會有一種「這個……真的就是我小時候看的那個故事嗎?」甚至有時候唸到一半,我還會馬上打住:「不講了,這個故事太恐怖。」老實說,那不過是安徒生寫的【紅鞋】,不過是一千零一夜裡的【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還不是中國著名的【虎姑婆】之類恐怖故事呢!
  我因而深深懷疑所謂童話並非真的是設計給孩童看的,大多數童話在英文裡不過只是「FAIRY TALES」,神仙故事罷了,再多一點,如同我們熟悉的格林或安徒生,也大多取材自口頭傳述的民間故事,所以你會看到像【藍鬍子】這麼陰森恐怖的故事不僅被法國民間故事作者貝洛所採擷,也同時被格林兄弟收錄在他們知名的童話故事集裡,老實說,如同藍鬍子這種恐怖的殺人兇手,如果真的放在現代,恐怕早就被貼上限制級符號,十二歲以下孩童無緣相見才對,不僅僅【藍鬍子】,這本書裡收錄的其他二十一篇故事,也不是無憂無慮的天真世界:【公主的生日】裡以取笑醜陋小矮人為樂趣的小公主,【快樂王子】裡偽善的市議員,【灰姑娘】裡為了想當王妃不惜削足適履的灰姑娘兩個姐姐,【人魚公主】裡為了擁有一個永恆靈魂而不惜成為啞巴的人魚公主,【青蛙王子】裡沒什麼同情心卻還是得到佳偶的公主,【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裡因貪心被五馬分屍的阿里巴巴兄長戈希姆,【柳毅傳】裡一怒害死六十萬人的錢塘龍王,【旅伴】裡殺死所有求婚者的公主,【紅鞋】裡因為愛美而被砍去雙足的小女孩,【等待真理】裡被誣陷以致遭逢牢獄之災數十年的商人,【國王的新衣】裡騙了所有成年人的騙子裁縫師,童話裡反應出的不見得是純然美好的粉嫩世界,甚至還顯現出更為險惡的人性取樣。
  那麼愛情呢?為什麼會想到要寫一本童話裡有關愛情的種種教訓?想想看,你從幼年時就接受童話的荼毒,喔不,是薰陶,想必對自己的愛情型態有著許多幻想,即使沒想過王子公主最後過著幸福快樂日子這種神話,卻一定想過哪天可以跟真命天子(女)一見鍾情,可以不用努力就得到從天而降佳偶一枚,老實說,如果你注意看每則童話,就會發現它能說出些道理,儘管它表面上並不像戀愛教材,但你在每一個愛情與非愛情故事的背後,都能找到些値得讓人思索再三的教訓:不管是別去惹【小王子】裡面那朵驕縱的玫瑰,或【公主的生日】裡表錯情會錯意的小矮人其實不需要心碎;愛上【小飛俠】裡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要有極強的心理準備;【灰姑娘】裡天雷勾動地火的辛蒂瑞拉與王子是否真能幸福到老?【人魚公主】極盡委屈能事也換不來愛情的交易其實一點也不划算;破解暗戀【長腿叔叔】的矛盾心結;假使真的天上掉下【青蛙王子】這般良人時該如何是好……
  這本書裡頭的文章大多是為了一個已經倒掉的網站「愛情城市」所寫,單元名稱為「與纏綿無關愛情事務所」,老實說,愛情的東西不太好寫,論點也並非放諸四海皆準,但那時這個網站的總監叔慧給了我許多磨練的機會,雖然每次要寫出這些看似簡單的文章時都費了我不少氣力,但真的寫出來時,心裡免不了還是有些得意,靠著毒舌派完成的這些文章,有點互相漏氣求進步的味道,在那個權充愛情漏氣員的時代裡,有機會稍稍嘲笑一下愛情現象,恐怕不只是用來平衡別人,也是平衡自己大多時候快瀕臨變態邊緣的心情,有機會把這一系列文章結集成書,對我來說,也是個重要的紀念。


【童話裡的愛情課題】摘錄——每個青蛙都會變成王子嗎?
 

格林兄弟《青蛙王子》/小公主在森林深處一處水潭旁,弄丟了自己最心愛的金球,沒想到一隻青蛙自告奮勇要幫她潛入潭中撿回金球,但交換條件是,公主必須在拿回金球後把青蛙當作自己最好的朋友,跟牠一起玩、一起進餐,還要一起共眠,這麼離譜的條件,在亟欲拿回金球的公主眼裡看來,卻根本不算什麼,反正青蛙在水裡,自己住在宮裡,難不成對一隻青蛙也得言而有信嗎?青蛙王子這個故事,在格林童話裡其實地位頗為特殊,被巫婆詛咒的王子不需要經由公主一吻或一滴眼淚,甚至真愛相許,只要把青蛙拿起來往牆上一摔就可以解除咒語(奇怪的肌膚之親?)但大多數人恐怕最大的疑問會是:這對夫妻未來真的能夠毫無芥蒂地生活在一起嗎?如果不計較之前小公主曾經多麼嫌棄青蛙,還抓起青蛙往牆上摔的行為,能夠在自家水塘裡找到足以依靠一生的良人,恐怕多數人還是會又愛又怕,難以接受吧?

  「原來是你呀,游泳健將,」小公主對青蛙說,「我在這裡哭,是因為我的金球掉到水潭裡去了。」
  「別哭了,不要難過,」青蛙答道,「我可以幫你,但若我幫你把金球撈出來,你拿要什麼東西來報答我呢?」
  「親愛的青蛙,你要什麼東西都可以,」小公主回答,「我的衣服、珍珠和寶石、甚至我頭上戴著的這頂皇冠都可以給你。」
  聽了這話,青蛙就對小公主說:「你的衣服、珍珠、寶石,還有你的皇冠,我通通不想要。若你願意讓我做你的好朋友,跟我一起遊戲,吃飯時讓我和你同坐一張餐桌用你的小金盤吃東西,用你的小高腳杯飲酒,晚上還讓我睡在你的小床上,只要你答應這些,我就潛到水潭去,把你的金球給撈出來。」
  「好,真好,」小公主說,「只要你願意把我的金球撈出來,我會答應你所有要求。」公主雖然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想著:「這青蛙還真笨,在哪裡說什麼癡心妄想!我看牠只配蹲在水潭裡,跟其他青蛙一起呱呱叫,怎有可能做人類的好朋友?」
  青蛙得到小公主的承諾後,馬上跳水入潭,沒多久就銜著金球浮出水面,然後把金球吐在草地上。小公主見到了自己心愛的玩具,真是高興極了,於是她趕緊撿起金球,撒腿就跑。
  「別跑!別跑!」青蛙大聲叫道,「你不等等,我怎麼追得上你啊?」
  儘管青蛙扯開嗓子大聲叫,卻沒什麼用,小公主早把青蛙拋諸腦後,直接跑了回家,而且馬上就把可憐的青蛙給忘得一乾二淨,青蛙只好又跳回水潭去了。
  第二天,小公主跟國王與大臣們才剛坐上餐桌,準備用自己的小金盤進餐時,突然聽見啪啦啪啦的聲音。門外傳來某個東西沿著大理石臺階往上跳的聲音,來到門口時,那東西便一邊敲門一邊大聲嚷嚷:「小公主,快開門啊!」聽到這聲音,小公主便急忙跑到門口,想看看究竟是誰在門外喊叫。但打開門一看,卻發現那隻青蛙正蹲在門前,小公主一見青蛙,就馬上把門關上,轉身回到座位,心裡非常害怕。國王發現小公主滿臉驚慌,便問她:
  「孩子,怎麼了,看你嚇成這樣,該不會門外站著個要把你抓走的巨人吧?」
  「不是,」小公主回答說,「不是什麼巨人,只是一隻討厭的青蛙而已。」
  「青蛙找你幹什麼?」
  「爸爸,昨天我在森林裡的水潭邊上玩時,金球掉到潭裡去了,因為我哭得太傷心了,青蛙願意幫我撿球,但我要做牠的朋友才行,我答應了,青蛙才幫我把金球撈上來,但我壓根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從水潭裡爬出來,又爬這麼遠的路來到這裡,現在他就在門外想進來。」小公主還正在說話,門外又傳來敲門聲,還有好大的喊叫聲:
  「小公主快點把門打開啊!愛你的人就在門口,快點把門打開吧,你該不會忘記昨天在老樹下水潭邊,我幫你撿來金球時,你講過什麼話吧?」
  國王聽了之後就對小公主說,「人不能言而無信,快開門讓牠進來。」小公主只好打開了門,青蛙一蹦一跳地跟在小公主身後進來了,又大聲叫道,「快把我抱到你身邊啊!」
  小公主聽了這話嚇得發起抖來,國王卻要她照著青蛙說的去做。青蛙坐在椅子上卻不太高興,就想到桌子上去。但牠上了桌子後又說,「可以把你的小金盤推過來一點嗎?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吃啦。」但小公主雖然滿心不願意,但她還是把金盤推了過去,青蛙吃得津津有味,小公主卻一點兒食慾都沒有了。最後,青蛙就開口說,「吃飽了,可是我現在好累,請把我抱到你的小臥室去,鋪好你的緞被,我們一起睡吧!」
  小公主非常害怕青蛙冷冰冰的皮膚,這下聽說他竟然想在自己整潔漂亮的小床上睡覺,就哭了起來。
  國王見小公主這個樣子,就生氣地對她說,「在困難時幫助過我們的人,不論是誰,你都不可以看輕牠。」
  小公主無奈,只好用兩隻手指抓起青蛙,帶牠上了樓,把牠放在臥室一處角落,但她才剛躺下,青蛙就爬到床邊對她說,「我累了,我也想在床上睡覺,請把我抱上來,要不然我就要告訴你父親。」
  一聽到這話,小公主忍不住勃然大怒,一把抓起青蛙,用力往牆上摔去。
  「現在你想睡就去睡吧,你這個醜陋的討厭鬼!」
  誰知他一落地時,已不再是什麼青蛙,而變成一個雙目靈動、滿臉笑容,風度翩翩的王子。直到這時王子才告訴小公主,原來他被一個狠毒的巫婆施了魔法,除了小公主,沒有人能把他從水潭裡解救出來,要不是國王下令,他還沒辦法成為小公主的親密朋友和伴侶。但第二天,他們就會一起回到他的王國去。
  第二天早上,旭日初升時,一輛由八匹馬拉的大馬車已經停在門前,馬頭上都插著白羽毛,一晃一晃的,馬具金光閃閃,車後站著王子的僕人——忠心耿耿的亨利,自從主人被變成一隻青蛙後,他悲痛到在自己胸口套了三個鐵箍,免得自己的心因為悲傷而破碎。
  馬車來接年輕的王子回王國時,忠心耿耿的亨利扶著主人和王妃上車廂後,自己又站在車後。他們上路後剛走不遠,突然聽見劈哩啪啦,像是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響,當行列走到路上時,劈哩啪啦的聲音響了一次又一次,每當王子和王妃聽見響聲,都以為是車上有什麼零件壞了。其實那是忠心耿耿的亨利見主人如此幸福,欣喜若狂,那幾個鐵箍就從他的胸口上一個接著一個裂掉了。


《愛情課題9》 被從天而降的好男人搞得神經兮兮

  許多女人都有這樣的一個夢想:「上帝啊!請賜我一個好男人吧!」
  好男人究竟有沒有從天而降的可能?
  電影《怒犯天條》裡飾演耶穌後裔的女主角,在跟人爭辯自己為何還單身時,提出的理由是,「你以為好男人會從天上掉下來嗎?」
  話說完後,果然一個裸體男子從天而降,現實生活中自然不可能出現一樣的狀況,即使有,人也早被摔死,哪還有小命跟你談戀愛?
  但還是有許多癡心女子,始終等待白馬王子從天而降,帶她遠走高飛,脫離目前的生活困頓之中;可現實惱人的偏偏是,你越希望出現的浪漫情事,通常越不會發生,反倒是一些倒人胃口的男人,一而再地出現弄糟你的浪漫感官。
  長得不帥的也就算了,連樣子看起來都令人倒彈三步。
  言談不幽默風趣也就算了,連說話的內容都讓你想立刻拿出蒼蠅拍趕走他,或拿《城市獵人》惠香用來打犽羽獠的五百磅大鐵鎚一槌為民除公害。
  不夠溫柔體貼也就算了,還偏偏是個大沙豬,連你的臉、身材都攬為己任,管東管西,如有可能,你的祖宗十八代也在他責任範圍內。
  心地不夠善良敦厚也就算了,還有人格異常,電影《二見鍾情之新好男人》原本一切完美的新好男人,搖身一變就成為愛你入骨,愛到深處想跟你一起死的變態殺手。
  Mr. Right如此難尋,Mr. Wrong的供應卻又這麼充分,女人怎能不戒慎恐懼?
  許多女人看到的好男人,不是早被他人訂貨,就是螢幕上編造出來,那種敦倫後沒有立刻睡著還會枕邊細語,早上會為老婆送早餐到床上,工作認真努力,永遠記得在適當時機給女友或老婆驚喜的假面好男人。
  現實生活中如此難尋,女人又怎不渴望一個從天而降的好男人?
  但自然而然就獲得一個無須雕塑的好男人這件事,就跟寄望每天都能「自然睡醒」或「自然而然瘦下來」是同樣不自然的思維,哪個人能夠在這樣的社會中,每天都睡到自然醒?通常你不是被鬧鐘,就是被窗外的車聲鼎沸,或是被你酸痛的背給弄醒;而你若不付出努力,體重還一直掉,恐怕大多數人的反應不是開心,而是擔心自己得了病。
  大多數女人面對從天而降的好男人,第一個想法通常是,「我前輩子莫非真燒了好香?否則怎麼能夠輕而易舉得到一名好男?」但下個反應也會接踵而至,「慢著,這個男人該不會是變態吧?要不然為什麼會這麼容易就愛上我?」
  此刻浪漫想法登時轉為社會新聞思考模式,女人雖然有時愚癡到分不清好男人壞男人,但行走江湖多年就算沒有慧眼,至少還有對陌生事物的警覺性。
  是了,你一心渴望好男人,每年總會佔去每年生日三個願望其中之一,燒香拜佛一心祈求,每回算命問的都是這個,看完愛情片後心裡唯一想法,真的發生在現實生活中,怎生你的反應只是龜縮?
  也是為什麼《怒犯天條》裡女主角說完那話後,天外馬上飛來一男人,她的立即反應就是,被狠狠地嚇了一大跳,誰想到自己講出來的話,竟會有馬上實現的可能?
  女人對好男人還是,既愛又怕的情結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