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午後的畫室

L’Atelier au bouquet,1942

我對會畫畫這種天分一直有種近乎著迷的羨慕,大概是因為自己從來在美術成績上都是被取笑的那種程度,我還記得小學三年級被迫去參加交通安全繪畫比賽的情景。

那是一個昏暗的星期三下午,我看著滿紙無法控制的水彩與難看的線條,只想著儘速交差儘速脫離這場惡夢。

當然是絕對不可能得獎的,我在川堂看著色彩繽紛、人物鮮明的得獎作品時,又想起了自己那張顏色晦暗、人物模糊的畫。

真是一場長得不得了的惡夢,我寧願永遠不要再畫畫。

許多年後,我才開始對色彩有了嶄新的念頭,DUFY這張畫室即景像是午後灑入陽光的美麗畫室,突然亮了起來。

畫畫也可以這麼悠閒美麗嗎?

DUFY的答案是肯定的。

上一篇  回到上面

Dufy其人其事

跟Dufy一起,寫筆記

幸福的背叛

感覺另一個世界

真的存在

活色生香

不怕冷的歐洲人

貪心

法式浪漫

老情人威尼斯

睡傻了的山城

跟著鐵塔走,巴黎在股掌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