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老醫生的眼淚

感冒大流行那一陣子,我們常到老醫生那裡報到,每次都當司機的我,在那段時間內曾帶了不下四五次的感冒求醫團前去看病。

經過一次心臟大手術的老醫生,近些年已不如當年為我跟哥哥看病時那麼精神,但家裡大小三代的感冒仍得靠他料理才好得快,因此這次小朋友生病時,早已搬離診所附近的我們,還是選擇讓老醫生看病,因為,好得快。

仍然充當司機的我將病人交給老醫生後,閒來無事開始讀起小診所牆上的匾額來,平常我比較愛讀診療室牆上那一堆開業證明、醫師證書以及診所立案證明之類的文件,並且無聊地察覺老醫生的星座是水瓶座,今年已經七十歲,或猜想核發他醫師證書的衛生署長現在官運如何。

但我今天懶得閱讀老醫生暴露在病人前的個人基本資料,轉而看起等候處諸多祝賀開業的匾額。

我盯著牆上老醫生國防醫學院同學合送的匾額,揣想老醫生年輕時的神采,想到那一個以醫師為崇高行業的年代,讀醫學院會是一件多麼讓人自豪的事,卻赫然在送匾額的老醫生同學名字裡看到「方保芳」三個字。

是那個被陳進興和高天民殺害的整形醫師方保芳嗎?我指指匾額,問了在診所幫忙的老醫生小姨子,是同一個方保芳嗎?

小姨子說,方保芳是老醫生醫學院的同學,老醫生剛聽聞這個消息時,還哭了呢!

我看往看診室,聽力大不如前的老醫生根本沒察覺我們說的話,只是滿臉笑容地跟我那兩歲半的姪女說,爺爺給你開個藥,好不好呀?

我印象裡的老醫生似乎一直都這麼老,也好像近年來突然衰老了許多,頭上的白髮越來越多,身形也變得更佝僂,媽媽每次去過診所後,總會說,真擔心他哪一天就不看診了。

我想起老醫生以前替我看病,問完病情後總會一邊聽診、一邊問「念哪個學校啊?」或「在哪裡上班啊?」但因為就醫次數不多,家人中老醫生第一個忘的總是我,有回還問我是不是家裡的媳婦。

方保芳在替陳進興整形時,是不是也曾問過他在哪裡上班之類的問題,卻因此問來了殺身之禍?

我們擔心自己的生老病死,也擔心老醫生的生老病死,把生命託付給這個人數十年的我們,不能想像那時躺在手術台上的陳進興,心裡算計的究竟是什麼。

而老醫生流下眼淚時,心裡想的又是什麼呢?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到上面

散散文吧!( 一)

我討厭美女

情人節,消滅掉比較好

老醫生的眼淚

一顆小石頭

懶人不知懶

寵物和小孩,你選哪一個?

馬路如虎口,氣質女性無法生存

年齡不是問題,問題是不想告訴你

愛情滯銷品的痛與愛

KTV裡的忍笑人生

養小孩難,不養小孩難上加難

金錢萬能,還是萬事不能?

旅伴的重要,你想都想不到!

小小說一說

詩橫遍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