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一顆小石頭

整慘人的那顆小石頭

星期天早上本來是家庭散步時間,老娘一個箭步爬上頂樓,語氣有些焦急,「爸爸說他的肚子很痛,可能不能跟我們一起去散步。」

七十六歲的老爸爸,一直是身心都超級倔強的老人代表,忍功更是超乎一般人想像,這樣的人竟然會說自己肚子痛?情況不對,於是我用光速爬了起來,迅速梳洗穿衣,馬上下樓去看爸爸。

臉色十分蒼白難看的爸爸,好像真的很痛,我心裡晃過無數個醫學名詞:急性腸炎?急性胃炎?盲腸炎?腎臟發炎?腹膜炎?

很難猜,因為爸爸根本說不出話來,於是我跟老娘打算直接送醫院急診。

星期天的急診室並不像外頭街道那麼冷清,裡頭擠滿了各式各樣的急診病人,醫生和護士急速地走來走去,一點感情都沒有地發號指令:「先去驗尿,再去照X光。」我盯著這個可能比我年紀還小的醫生一副沒表情沒感情的臉,雖然有點同情他必須在如此美好的早晨裡給人看病,卻還是想給他幾拳。

左勾拳,對準你的右臉頰,右勾拳,對準你的左臉頰,下勾拳,對準你的腹部。

但我只笑了笑,有教養地跟他說謝謝,等待爸爸從廁所出來好去驗尿。

第一次,媽說,爸爸說他尿不出來。

第二次,媽說,爸爸說他還是尿不出來。

第三次,我說,不會是腎臟炎吧?

第四次,媽說,別尿了,先去照X光再說。

第五次,我說,喝點水會不會好一點?

於是我們等著,等爸的尿。

急診室什麼人都有,躺在我面前病床上的女孩,迷迷糊糊地無法回答醫生的問話:「你哪裡不舒服?」(還算和顏悅色)「………」「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呢?」(開始不耐煩)「………」「那你來醫院做什麼?」(不耐煩到冒小火)「………」而後醫生開始檢查她的身體,問道「是這裡嗎?」「還是這裡呢?」(恢復醫生職責)

還有因為高血壓被兒子送到醫院來的老先生,直嚷著頭暈,問話沒有一句回答得了。

以及手肘骨折的歐巴桑,因為意識清醒,還能微笑著回答醫生的問題……

X光片沖出來那一刻,我們都清楚地看到某處有個小東西,我跟老娘互相望了望,「是結石嗎?」後來醫生也證實了我們的懷疑。

不知道什麼時候,當我們快忘記爸還必須驗尿時,爸爸突然雄赳赳地走向廁所(因為剛剛打了消炎針,所以已經恢復大半元氣),「有了嗎?」我跟老娘同時叫出。

爸點頭的那剎那間,我突然高興了起來,從來沒因為有人想尿尿而那麼高興過。

跟小石頭分離的時間到了

因為一顆尿道的小石頭,爸爸必須接受手術,而且在次日早晨門診後,馬上被安排入院接受治療。

爸爸入院那一刻,打了電話給正在上班的我:「我住院了。」爸,你就這樣自己去住院,未免太酷了吧?「我也不知道啊,是醫生馬上就安排我住院的。」原來有效率的是醫院,不是爸爸。

然後還在上跳舞課的老娘從外頭趕回來了,連在台北上班的哥哥都打算當天晚上趕回來,爸爸本來還很酷地說:「你們通通不必來喲!我只是通知你們一下子。」

拜託,耍帥不要這個時候耍好嗎?雖然心裡並沒有太多恐慌的感覺,但對一個看起來只有六十幾歲,器官卻已經實實在在用了七十幾年的老人來說,這次的小毛病會不會是其他病痛的前兆,我們嘴裡都不願意說,心裡卻有點忐忑。

收拾了應有的衣物與用具,我開著車子在醫院附近繞了一圈,又一圈,再一圈,大圈,小圈,時間無情地一分一秒溜走,繞了三十分鐘我還沒找到停車位,天哪!醫院一點也不替病患家屬著想的嗎?我只是帶一點小東西來給我生病的爸爸,能不能給我一個可以暫時停幾分鐘車的地方?我發誓,以後一定努力不生病免得自找罪受,真是夠了,夠了……

短暫卻備覺漫長的三十分鐘裡,我一邊開著車一邊罵著,從醫院到門口警衛,從醫療體系到周邊交通狀況,就是你知道的那種喪失理智狀況,假設那時剛好有人從對面車道開過來看到駕駛座旁沒人,駕駛卻說得好激動,大概會以為車裡發生靈異事件了吧!

但在不耐煩與氣惱的情形下,我的行為其實並不比我詛咒的那些人事物好到哪裡去——我乾脆把車子閃著燈直通通並排停在馬路邊,一溜煙奔上病房。

住著兩個人的病房,屬於爸爸的那一個病床空盪盪的,很久沒寫字的我撕下萬用手冊裡一頁紙,顫抖著寫下:「因為找不到停車位,所以我不能等你們了,交代的東西都在這裡。」然後再奔回車內,迅速把車開走,除去等電梯的時間,大約耗時十分鐘不到,我卻花了整整三十分鐘時間才靠著違規停車辦到這件小事。

第二天才是動手術的真正日子,但醫院早在那之前把爸爸其他相關部門都順便檢查了一下,一個倔強的人,果然身體器官也較平常人為倔強,除了那顆小石頭之外,其他,全無毛病。

我忍不住想歡呼。

喲呵喲呵喲呵∼∼∼

手術事小,卻還是得照規矩來,排第三號的爸爸,一早就被要求不可進食,就等著動手術,從早上七點半開始等,中午時跟老娘在醫院照顧著的哥哥打電話來:「喂喂喂,還沒動手術呢。」怎會這麼久?「別的手術室都開得好快,人進人出像是7-11,爸等的這間前面兩個都是大手術,他還在裡頭等呢!」那開好了之後你別忘記告訴我!

聽說後來終於換爸爸上陣時,在手術室外頭等待的老娘和哥哥開始聊起天來,老娘說:「手術時最忌一件事,就是手術中途家屬被叫進去,代表不行了。」說時遲那時快,廣播器響起:「╳╳╳的家屬,╳╳╳的家屬」,老娘跟哥哥一陣冷汗倒流,什麼?這不是小手術嗎?哥哥一個箭步上前,卻見護士上前交給他一個袋子:「╳╳╳假牙一副,請家屬點收。」那裝了父親假牙的袋子差點沒從哥哥手上一個踉蹌抖下去。

手術到底是成不成功呢?「等了兩小時,手術時間二十分鐘,進去的時候,還看到爸爸跟我們比了一個V,所以一定是成功的。」這……不是鬧劇呀,請你們正經一點好嗎?石頭呢?我關心那顆拿出來的石頭,「那顆石頭小得要命,不仔細看根本看不清楚。」就是這顆不到一克拉的石頭害他痛不欲生的耶,你別這麼說!

下班回家後,老娘囑我帶點東西給爸爸吃,「等著動手術時,你爸爸說醫院真是不人道,不但讓他捱餓,還不給他褲子穿……」等著動手術嘛!媽你這樣講好像在關犯人,「總之我煮點湯圓你帶過去,他可能快要餓扁了。」怎不早點買東西給他吃?「手術剛動完,也不能吃東西呀,你過去的時間剛剛好。」

捧著一鋼杯滿滿的湯圓,從遙遠的停車場走到醫院時,路邊正辦著晚會,參與民眾熱情地猜著燈謎,我這才想起,今天是元宵節,遠處不知何處正放著美麗的煙火。

餓了一整天沒進食的爸爸一見到湯圓就瞇起眼睛笑了起來,「好餓。」那是他最喜歡的酒釀芝麻湯圓,「今天是你的生日耶,今年都沒幫你過生日。」我這才想起,元宵節的今天,就是我的農曆生日。

不重要啦!我其實比較想去提燈籠耶,我突然想起哥哥有年做了一個很爛的紙燈籠,兩個人提出去還不到村口,燈籠就燒掉,提燈時間不超過十分鐘,結果兩人一路捧著肚子笑回家那一次。

走出醫院時,燈會已經散了,看著遠處稀稀落落的煙火,是啊,今天是我的生日呢!三十四年前,等待老娘臨盆卻久候不至的爸爸,離開醫院去接暫時寄住在別人家的哥哥,母親在忍過十數個小時辛苦的陣痛後終於生下我那天,就是人人提燈籠家家吃湯圓的這個節日,一整天沒看到媽媽、見到躺在床上的母親而嚎啕大哭的哥哥,第二次當父親的爸爸,還有精疲力竭想馬上睡場大覺的老娘,這些記得我生日的家人們。

大家都要健健康康地活著啊!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到上面

散散文吧!( 一)

我討厭美女

情人節,消滅掉比較好

老醫生的眼淚

一顆小石頭

懶人不知懶

寵物和小孩,你選哪一個?

馬路如虎口,氣質女性無法生存

年齡不是問題,問題是不想告訴你

愛情滯銷品的痛與愛

KTV裡的忍笑人生

養小孩難,不養小孩難上加難

金錢萬能,還是萬事不能?

旅伴的重要,你想都想不到!

小小說一說

詩橫遍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