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KTV裡的忍笑人生

KTV其實不只是娛樂場所,也是人性的修羅道場。

相約去唱歌,總有些五音不全的朋友一起去,五音不全當然不是病,但發作時還真要人命;但我們家本來就有號稱除國歌與空軍軍歌外不會唱任何歌的走音天王,所以也沒什麼好恥笑別人的。

只不過,不管你是聲音優美到可以連續開一百場演唱會的天生歌手,或是從來沒把七個音唱到定位的音癡流人物,只要聽到走音,能夠忍住不笑出來的,幾稀,那不是教養問題,而是走音的確是令人發笑又有益心理健康的行為,如果始終無法走到正確音準的那位仁兄或仁姐能夠深切地體會到,自己對人心社會有著無上的正面功效,那麼走音這件事基本上是個功德,怕只怕渾不知走音事實,還自以為是歌王歌后,一衝到KTV,就把自己的手像用快乾膠似地緊緊黏住麥克風,於是在走音天王(后)獻藝(醜?)時間裡,大家必須一邊吃著滷味,喝著膨大海,優雅且不動聲色地假裝沒聽到任何聲音,直到「啊對不起又是我的歌」這段專屬時間結束後,眾人才有重見光明的可能。

由於本人對KTV有著莫名的喜愛,因此接受各種走音天王震撼教育的機會遠較常人為多,修身養性的段數也有居高不下的趨勢。基本上,走音天王們會在以下場合出現:一、當你突然忘記怎麼唱,或發現根本不會唱自己點的歌時,就會有另一個跟不上節拍、聲音又大到簡直快把正確曲調給搶走的歌聲出現;二、當大家虛以委蛇互相推託誰先唱時,就會有偉大的勇者好整以暇地點出他的招牌曲;三、眾人會唱的歌都唱完一陣疲累時,就會有一個好似裝上超級鹼性電池的傢伙,不斷用聽不出是哪首歌的聲音把大家嚇醒。

而我生命中也有兩個非常重要的走音天王:

走音一號,男,此人生性愛現,每次一聽到有獻歌機會,就像裝了彈簧一般毫不遲疑地彈出去,最厲害的是,走音一號從來不以只有一首主打歌為恥,每次總要拖個半年才換招牌歌,從頭到尾偷偷把自己的招牌歌夾在大家的歌單裡四五次也不覺羞愧,而且每次走音皆有花式變化,絕不至於讓你覺得彈性疲乏,從高八度直接掉到低八度時而易見,重點是絕對不在乎節拍,伴奏都播完了,他還在唱,或是伴奏還在上一段,他已經唱完了,如此具有娛樂效果的歌聲,本來是取悅大家工作疲憊的最佳良方,但走音一號堅持聽歌的人絕對不能露出一點點笑意或任何揶揄的表情,假使被他看到你扭曲的臉上出現類似笑容的表情,走音一號會馬上放下手中的麥克風,毫不知何謂風度地開始教訓你:「你很沒禮貌欸!」「是怎樣,你唱得比較好嗎?」「你在後面笑我怎麼唱下去啊?」

因為走音一號的走音狀況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所以類似場景從沒斷過,只是後來大家都知道如果想笑,一定要退到走音一號後面(走音一號一定會站起來到前面去唱歌),在走音一號以軍歌模式吼著「梅花三弄」時,以類似加菲貓的笑法無聲地用肚子憋著笑,如果真的無法忍受,只好到廁所盡情爆點,笑完再回來,但切忌在走音一號剛開始唱歌前就出走,如此不給面子的行為很可能會遭到衛生眼球數枚對待,在你笑過之後,切記一定要拍手,走音一號還會狀似陶醉地接受大家的掌聲表揚,其實,大多數掌聲的意義是:「好家在,你老兄終於唱完了∼。」但走音一號這輩子恐怕永遠不會知道吧!

既然有走音一號,自然也有走音二號,不巧的是,走音二號也是男性,但我只跟走音二號唱過一次歌,從此就逃離生天,再也沒有蒙走音二號寵召陪唱過,這個走音二號的風度,比起走音一號實在好得不知凡幾,他自己唱歌唱得陶醉,也不在乎是不是有人在聽,那次跟走音二號一起去唱歌,我跟另一個朋友還在他身後聊天聊得好大聲,但走音二號依然深情專注地唱著「這一次我絕不放手」,那只有三個人的狹小空間裡,實在無法抵擋走音的魔音穿腦,當走音二號唱到「流浪,流浪,流浪,愛原來是片海洋∼」時,因為高音拉不上去,他悲苦的鼻音突然整個破掉,在第三個「流浪」那個地方,他的音準就從此流浪,再也回不來了,我雖然很專注地在跟人聊天,但聽到這石破天驚的宇宙大走音,也忍不住狂笑起來,於是走音二號的「這一次我絕不放手」就伴著我的笑聲,一路唱到完結,他那深情且充滿鼻腔共鳴的聲音,似乎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奇特合音,於是,我又在他選擇唱另外一首可能會破掉的歌曲時,繼續笑下去……

(原載於糊塗塌客胡言亂語電子報第三十記,後經修改載於皇冠雜誌602期,2004/4)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到上面

散散文吧!( 一)

我討厭美女

情人節,消滅掉比較好

老醫生的眼淚

一顆小石頭

懶人不知懶

寵物和小孩,你選哪一個?

馬路如虎口,氣質女性無法生存

年齡不是問題,問題是不想告訴你

愛情滯銷品的痛與愛

KTV裡的忍笑人生

養小孩難,不養小孩難上加難

金錢萬能,還是萬事不能?

旅伴的重要,你想都想不到!

小小說一說

詩橫遍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