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前往HotRank首頁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告訴我你為什麼想來應徵出版社編輯吧!

坐在我對面的女生用一副文藝青年的嗓子興奮地說:「因為我很喜歡看書,而且對出版社的工作一直很有興趣。」

我開始擔心未來三個月內,她可能會因為某個愛錢作家的搶錢惡狀,或是某個不用筆只用嘴寫書的作家給嚇得以為自己錯入阿鼻地獄,要不然就是因為哪個不好惹的作家,或是拖稿速度一流的譯者給搞得緊張兮兮。

也或許會因譯稿品質太糟而哭著改完一本看不太懂的書,或是因為一退再退的文案而懷疑起自己存在的價值吧!

你覺得,書是一種商品嗎?

文藝青年睜大眼睛,一副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的表情,「當然不是,書是創作品呀!」

算了,這傢伙在碰到業務部那幫人的要求時,一定會精神崩潰的,狀況是,首先他們會要求你把文案寫得跟內文沒什麼關係,要是合集的話,他們會要求你把最有名的那個作家當作賣點,縱使他的文章只佔全書二十分之一;要不然在碰到自認為美麗又有名氣的作家時,以其玉照當封面是免不了的事,要是作家不好看也無所謂,君不見市面上那麼多粉彩畫的美美封面,「做得跟某某出版社的封面準沒錯。」是他們不變的座右銘。

「你覺得自己善溝通嗎?」其實我想問她的是,說謊話她內不內行。

文藝青年吞吞吐吐地說,「嗯,嗯,我覺得我可以學習。」

我快要放棄她了,不,與其這麼說,倒不如說我想保護這個職場的絕種動物,現在有誰還在說實話呀!女作家你不能說她老,男作家你不能說他矮,而不管是男是女,你都不能告訴他別人的版稅比較高;如果忘了作家交代的事情,千萬別承認自己記性不好,絕對要把這個責任全部推到永遠不會跟他聯絡的其他人,例如「業務部」的身上;催稿時口氣絕對不能急,除祭上笑臉攻勢外,不要忘記再來一計又強又狗腿的馬屁:「我們今年的年終獎金就全靠你這本大作了。」要是作家的稿子寫得不好,也絕對不可告訴他實話,小心他今天帶著笑容耐心聽完你的建議,明天就氣呼呼地跟他的文壇朋友說:「那個出版社的編輯是什麼東西呀,敢批評我?」

你要真這麼誠實,小心明天老闆就把你剁碎了以饗作家,反正出版社編輯隨時可以取代,你審稿的能力還不一定比得上你們出版社門口那個總機小妹呢!出版界某個傳頌甚久的故事,就是一個出版社總機小妹發掘某知名羅曼史小說作家的傳奇,當時該出版社老闆對原先對那本稿子嗤之以鼻的編輯只丟下一句:「你們這些人呀!」後來那本羅曼史也果如總機小妹所讚賞的「真是好看!」一般,在書市連續賣了十幾二十版方才罷休。

文藝青年的臉色被我的問題弄得越來越難看,其實我並不是故意要嚇她,只是,你不要忘了考慮還有各式作家需要討好。今天你幫A作家開了記者會,下一次B作家要求的可能會是簽名會,C作家則希望你為他安排校園巡迴演講,D作家不但新書廣告要上各大報,還要求自己的力作不可以跟別人的爛東西放在一起宣傳,因為「調性不同」,E作家沒邀你幫他排秀已經算客氣了……

最重要的,你得考慮出版社編輯可能會碰到的職業傷害。

「別……開玩笑了,出版社編輯會有什麼職業傷害?」文藝青年一副快要奪門而出的樣子。

你會在上班時接到莫名其妙的讀者電話,那些人可是不講情面的,要不是說你們出版社出的書錯誤太多沒有社會良心,就是某作家剽竊了他的故事欠缺職業道德,那種難聽的話可以把你罵得連哭三天都還是覺得自己有錯,如果你幼小純潔的心靈會因此而受傷,就先把眼淚收起來,因為外患固然可怕,內憂卻才是真正的心頭爛肉:你努力校對的稿子常常有一卡車的錯字,老闆或上司永遠沒滿意過你的企畫案或文案,薪水更是一年只調五百塊,而你會得到的,就是在唱KTV時,因為發現螢幕上有錯字而唱不下去。

你確定自己真的想在出版社工作嗎?

下一篇  回到上面

第一章 言情小說家史妍妍

第二章 外文翻譯者金淑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