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三角關係的創造過程

本來要三個個性完全不同的人在一起,是件近乎天方夜譚的事,我們三個卻合力造了個怪事。

算起來,如果不是都在同一家出版社待過,這三個人的組合不會完成,但我們在同事期間一點都不熟,卻在離職後,因為巧合,又撞在了一起。

我胡亂猜想那大概是某個冬日或夏天午後開始的友誼,起因只是因為大家剛好都有空,又剛好都在附近,於是偶爾的見面,成為每月一次的固定聚會。

這幾年來,我們每個月會找一天聚會,或是喝茶喝咖啡聊天,或是聚餐閒嗑牙,或是同去看一部大家都想看的電影,時間再久一點,就一起打包出國旅行去。

其實對於比較理性的我來說,感性的柯和懷著夢想的碧真,對我來說都有如進入秘境般,交手得太詭異。

例如今年二月底三個人一起去東京旅遊,柯在行前,找來無數本中外情報,開始研讀,並飛速排出數天行程,看到那近乎旅行團行程表的規畫,我跟碧真,都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你花了多少時間?」我說。

「沒花多少時間。」柯回答。

「為什麼有人可以把中餐和晚餐要吃哪家餐廳都列得出來?」碧真的口吻簡直是崇拜。

「雜誌上就有登,找找便是了。」柯一副不在乎的口吻。

聽了這些話,我跟碧真都準備把頭拿下來跟著柯到東京玩。

結果,碧真是整個行程都保持她拿頭下來玩的宏願,我卻成為團中唯一一個在東京不會迷路的人。

「為什麼會這樣?」當我把地圖攤開來看時忍不住問,「為什麼,行程不是你排的嗎?怎麼會找不到呢?」根本沒研究行程的我叨叨唸著。

「我現在已經搞不清楚東西南北了。」柯很無奈地說。

結果五天行程中,我負責管帳,兼用第六感與方向感找路,找到了藏在地下室的義大利小餐廳、路邊的拉麵店、日劇中俊男美女出沒的東南亞料理店,其他兩個人則負責在旁邊拍手叫好。

碧真的好處,在於她完全不掩飾自己的方向智障,也不會在找地方的時候提出一些故做聰明的意見;柯的好處,則在於她能忍,不管某人常常臉色突變,或是某人一作夢就做個沒完沒了,她都能夠微笑以對。

我們本來是完全不同的三種類型:風向的水瓶座,水向的雙魚座,以及土向的金牛座,卻可以同看一部電影心有所感,同擠一間斗室過了五天,同為了一個議題而憤憤不平。

以及同樣忍受對方性格中,可恨及可愛之處。

這樣的三角關係,預估還會繼續下去。

下一篇  回到上面

在快雪時晴跌倒

在快樂食堂找快樂

吹著季風MONSOON的長假

煉瓦亭裡品嚐老店之美

在逗魚逗留一下

雲泰坊裡的燕窩

醇燒一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