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快樂食堂找快樂

來到東京實在很難不去新宿,雖然我們三個都到過新宿好幾遍,但不知道為什麼,到了東京之後,我們總會把新宿當作旅遊後備地,以備有臨時狀況,如天候不佳這種旅遊大忌發生時,為免掃興,至少還可以在百貨公司裡面穿來穿去。

於是我們在下雨天打著傘來到了新宿。

那天天氣實在糟透了,一出地鐵站,嘩啦啦的雨聲搞得人遊興全部消失,我幾幾乎被擠在地鐵站門口的大批人潮給弄得想馬上搭地鐵回旅館。

但是好脾氣的KO,仍然不畏大雨,還面露微笑,大步往地鐵附近的百貨公司邁去。

那樣的決心,正是我和碧真喚作「金鵝」的領隊架勢。

這個來自童話故事「金鵝」(你大概還記得那個寫了一個大家都想要金鵝,卻被黏成一串的故事吧!)的稱呼,每每讓我們在漫長的尋覓過程中,增添了不少額外的樂趣。

例如,「金鵝在哪裡?下次我們應該叫她戴一頂怪帽子,免得找不到。」

「金鵝一定要走這麼快嗎?」

「金鵝一定要在書店逛這麼久嗎?」

「你怎麼沒黏著金鵝?完了完了,我們會不會變成滯日雛妓?」(碧真你幾歲?當雛妓不會太資深嗎?)

「為什麼日本百貨公司東西那麼多,多到連金鵝都淹沒掉了?」

大多數時間,我都是緊緊黏著金鵝的那個人,不是因為怕找不到路好回家,而是怕不小心拉錯了個日本金鵝,丟臉丟到外國去,實在太沒有國民道德。

於是我們跟著金鵝,來到了地鐵站出口附近的MY LORD這個百貨公司。

在探視過無數個大排長龍的店家後,我們來到一個名為「快樂食堂」的義大利料理店,這個店沒啥特別,門口一貫有日本人擅長的食物模型,我們也在排隊等待中邊挑選著自己想吃的套餐。

日本的食物模型實在是惠我們這些外國人良多,因為再清楚也不過的逼真模型,完全有帶動人食慾的力量。

剛剛花了不少時間逛「無印良品」,在碧真準備把整個店買下來之前,我們已經仔細端詳過店中樸實而簡單的產品,再加上天氣陰濕造成熱量消耗過多,我們早已飢腸轆轆,只待有人吃完,我們就準備直接上前卡位了事。

但這是義大利餐廳,不是拉麵店,多數顧客會在輕鬆吃完午餐後,喝點咖啡,進點甜點,只怕等我們坐下來開始吃東西前,門口已經少了三條人命。

我們開始背套餐那一長串名字,以便在最短的時間裡,點到我們最想要的午餐。

正當三人口中喃喃自語,認真程度比考大學更甚時,我們被喚進了餐廳。

這是一個頗為迷你的餐廳,雖然在日本,卻有一股歐洲小餐館的氣息襲上前來,出來點菜的也是個彬彬有禮的歐吉桑,跟一般店家僱請的俐落歐巴桑和美眉,情趣大有不同。

因為店裡小,因此我們跟鄰座的距離變得有點離譜的尷尬,要不是因為隔壁都講日文,而我們滿口中文,恐怕三桌人會這麼就聊將起來。

我右手邊坐著一對情侶,左手邊坐著一對父子。

碧真和我都對父子檔的湯特別有興趣,那碗戴著一頂綠麵衣帽子的神奇濃湯,左看右看就琢磨不出是什麼東西。

右邊的情侶檔,則四目交接,滿眼是對方,飯也不專心吃,餓得快從喉嚨伸出手來的我們,恨不得把他們還剩了一大堆完整的食物給搶將過來。

戀愛真是一種昂貴的事。

連飯也沒得好吃的昂貴消遣。

我心裡這麼獨白著。

快餓昏的我,竟然能夠想到類似詩的句子,看來人還是不能過得太好,創作欲才會源源不絕泉湧而出。

但終於我們的菜也上了桌,老實說,滿桌的好菜,我卻只記得那戴著綠帽子的好喝南瓜濃湯,連綠帽子麵包都超級好吃。

直到我們回到台灣還在懷念的超好吃麵包。

「究竟是什麼東西做的呢?」「為什麼會這麼好吃呢?」是我們在旅程之中最常互問的問題。

那個下雨天裡,三個飢餓至死的傢伙,因為一碗好喝的濃湯,在異鄉活了過來。

快樂食堂

地址:JR新宿驛南口驛構內 小田急MY LORD 9F

電話:33495855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到上面

三角關係的創造過程

在快雪時晴跌倒

吹著季風MONSOON的長假

煉瓦亭裡品嚐老店之美

在逗魚逗留一下

雲泰坊裡的燕窩

醇燒一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