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煉瓦亭裡品嚐老店之美

旅遊時有一些樂趣是來自於旅遊指南上信誓旦旦你非去不可,不去就終身遺憾的店家,每每看到這樣的介紹時,我總會懷疑,旅遊指南的作者們當真都親身吃過這些店家的東西嗎?如果不是真的吃過,怎有資格告訴別人這家店值得進去消費?

但這種懷疑也僅止於懷疑而已,如果有人用相當專業的口吻,指出那種東西「朝進食,暮死可也」,我想我還是想去試試滋味,與其說是不捨美食,不如說,因為惡劣天性使然,我對「強烈推薦」這種事,一直都有點想去踢館的衝動。

位於東京銀座的「煉瓦亭」就是這樣一家,我準備去驗收口味的超人氣老店。

讀過任何一本東京旅遊指南的人都不可能會遺漏「煉瓦亭」這號店,這家以和式西餐獨步日本的百年老店,當時的我只知道有豬排飯這道招牌菜,至於其他的料理有多偉大?我一概不知!

但熟讀旅遊資料的KO不時出言恐嚇我們,如果不在午餐時間之前卡好位,我們就會變成舞龍隊的成員之一。

開玩笑,打死我也不要當排隊呆瓜。

十點,先勘察好地形,確定了煉瓦亭的正確位置,以便到時可以流暢地卡位成功。

十點半,繞著煉瓦亭附近的銀座大街看似清閒地逛了起來。

「還沒到吃飯時間吧?」站在超高價文具精品店裡的我不安地看著窗外。

「街上那些人樣子不像。」碧真突然習得了面相術。

「到時候我們自然會發現一堆上班族出來找東西吃。」KO對這種事倒是很有把握,看起來態度十分輕鬆,完全忘記剛剛威脅我的任何字眼。

十點四十五分,我們經過超高價文具店旁時,KO突然說,「這家『藍月』好像也不錯……」

滿腦子充塞要去「煉瓦亭」吃豬排這個意念的碧真,相當執著地說,「KO,不,我一定要吃到豬排。」

「而且『藍月』看起來好像很貴。」實用主義導向的我搭腔。

「說的也是。」超有理想的柯,往往也是超沒原則、最能隨機應變的那個。

十一點,經過一百三十一年歷史老店的麵包店「木村屋」,裡面已經塞滿了一堆搶購招牌紅豆麵包的歐巴桑,這兒也是我們今天的既定行程之一,但豬排未吃,何以點心?我們忍著,準備吃飽煉瓦亭後再來痛殺麵包。

就在「木村屋」旁,一個餐廳的服務人員發了張傳單給我們,KO的信心又受到了動搖:

「這也好像很好吃。」

KO!!!」我跟碧真同時發出怒吼。

「我一定要吃到豬排飯,任何人都不能動搖我的想法。」碧真的態度相當堅定,讓我不由得想起神風特攻隊的氣勢。

「好,我們朝煉瓦亭前進吧!」雖然才十一點,但街上人潮已漸漸多了起來,想到這些人有可能就是跟我們搶位子的敵人,我的腳步就不由得加快許多。

銀座果然是高檔區,連走在路上的行人看起來都跟其他區域很不一樣,難道這些人也吃過日式洋食元祖煉瓦亭的豬排飯,才會看起來如此閃閃動人、神采飛揚?

不行,我的腦細胞已經被飢餓病毒給侵蝕了……

「煉瓦亭」其實是個毫不起眼的西餐廳,有點像我們小時候會光臨的,地上鋪著紅地毯,服務生穿著白襯衫、打小領結,大家都會點黑胡椒牛排來吃的那種西餐廳。

當然這不是「煉瓦亭」的真實狀況,只是,看到紅格子桌布上還有透明塑膠墊子,嗅到室內一股歷史悠久的食物氣息時,我便忍不住想起小時候爸爸媽媽帶去的西餐廳。

我們辛苦地辨識著菜單,好不容易點到了豬排飯,就是那個招牌豬排飯,以及……歐母雷得飯……

我拼出念法,卻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KO開腔了,「是『元祖』耶!代表這樣食物一定是招牌之一。」

也有道理,於是「歐母雷得」變成了我們的點菜之一。

當「歐母雷得飯」送上來時,我才知道「歐母雷得」就是「OMELET(煎蛋捲)」的外來語,這道,就是俗稱的「蛋包飯」

黃澄澄的煎蛋捲非常美麗,上面澆著的醬汁更是味美足可敵國,加上蛋捲裡包的飯那滋味……唉!我真後悔自己沒點這道。

待轟動武林的豬排飯端上桌後,我的後悔更是衝到了極點,究竟,我來「煉瓦亭」為的是什麼呢?

嘗過我自以為聰明的點菜「蝦仁(炒)飯」後,再吃豬排飯,我馬上起了邪念,想直接把KO的豬排飯搶過來吃個精光,那好吃到可以連給五個燈,外脆內軟、香濃多汁的豬排,是我有生以來吃過的豬排冠軍,光吃一小塊我和碧真就開始言行失控。

發出呻吟聲。

眼睛閉起來做陶醉狀。

找出所有跟「好吃」有關的日文單字。

點豬排飯的KO倒很鎮定,「這個飯的量不會太大了嗎?」

KO,夠了,你一定要人在福中不知福嗎?

點蛋包飯的碧真對自己的選擇也無怨無悔,「雖然豬排飯很棒,但我的蛋包飯真是好吃到應該站起來鼓掌,或是跟廚師握手才足以表達我的感謝。」

只有點菜失敗的我垂著頭一杓一杓把普通的蝦仁炒飯送進嘴裡,真是苦澀的煉瓦亭回憶。

本以為「木村屋」的麵包可以稍稍拯救我失落非常的食慾,結果當我們拿出跟日本歐巴桑搶來的紅豆麵包,在濱離宮恩賜公園美麗的庭園試吃過後,三個大食客竟客氣地要對方吃完。

「你把剩下的麵包吃完吧!」

這真的是麵包怪獸講的話嗎?

「不不不,你不是很喜歡吃麵包嗎?應該讓你吃的。」

難道剛剛說要買麵包的不是你?

「我要專心看花哪!還是你吃吧!」

天曉得濱離宮的花這時一朵都沒開。

幹什麼這麼做作?我忍不住了。

「我家那邊以前會有麵包車來賣麵包。」這跟那有什麼關係?「麵包車的紅豆麵包一個五塊吧!這一個多少錢?三十塊?我寧願吃五塊錢的。」

是難吃的意思嗎?

「不是難吃,只是沒想像中的那麼那麼好吃,感到很失望而已。」

「這家店叫什麼?」木村屋!「是木村拓哉他家開的嗎?」應該不是!「那就不用客氣了,真是難吃,難吃到令人懷疑它生存了一百多年的意義。」碧真說。

日後碧真每次一說到「木村拓哉他家開的店」時,我跟KO就會忍不住露出「哦!拜託」的表情,關於銀座,這次的回憶絕對是超級食物導向的。

煉瓦亭

地址:東京都銀座區 3—5—16

電話:3561—3882•7258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到上面

三角關係的創造過程

在快雪時晴跌倒

在快樂食堂找快樂

吹著季風MONSOON的長假

在逗魚逗留一下

雲泰坊裡的燕窩

醇燒一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