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雲泰坊裡的燕窩

說來我們三個人也好久沒見面了,當然可以把問題推給經濟不景氣,因為碧真這次失業得有點久,而柯假裝一直跟我敲不定時間感覺也頗真實,其實我們兩人根本沒聯絡要見面的事情,一切的搞不定都只是藉口,還裝得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

既然很久沒見面,當然也要找家新店來慶祝好久沒聯絡的友誼重新復活。

我在報紙夾報的廣告單發現了這家叫做「雲泰坊」的泰國料理店,清爽火熱的料理很適合讓已經數不清楚有多久沒見面的我們可以藉著好吃的菜加溫一下感情。

美術館附近的存中街不知何時已經多出了好多家新店,原本的老店只剩下帕帕咪歐和太白居還挺立著,地中海風格的「邊城」已經關店,雖然在它已經有點過氣之後,食物也變得沒那麼出色,但這還是一家漂亮的店,老實說,所有漂亮的店倒了都會讓我有點惆悵,好像曾經有過的夢想太輕易就被擊破,雖然它也存在了好幾個年頭。

「雲泰坊」跟存中街這裡大多數的店家一樣,都是由老房子改建而成的,因此保留了老房子美好的傳統,有著長長的前院、遼闊的視野,我們坐著的臨窗座位,望出去恰好是一棵馬拉巴栗和遼遠的綠園道,那麼,就來大吃一頓吧!

老實說,這裡的價錢絕不便宜,但服務滿老練的,我們點了四人份的合菜,倒是不貴,菜也調味適當,三個人吃得眉笑眼開,抹抹嘴準備算帳時突然想來點甜點,你知道的,就是吃南洋菜時大家都會想點的那個摩摩喳喳嘛!

好的,三份摩摩喳喳。

一份八十塊,是有點昂貴,但我們剛剛吃了那麼令人稱道的午餐,六道好吃的菜,照這種水準推估下去,應該也會有非常不錯的品質吧?

等待的空檔我們以聊天帶過,但那碗衷心期待的摩摩喳喳竟然無聲無息登場了,我盯著碗,抬起頭來看了柯一眼,又看了碧真兩眼,開口了:

「有誰可以告訴我,這碗摩摩喳喳為什麼賣八十塊?」

沒人搭話,大家都盯著那碗可憐的、填不滿三分之一飯碗的內容呆住了。

「這是贈送的飯後甜點嗎?」善良的柯還對人性有著微弱的渴望。

「不是,是我們點的。」

「那我知道了,一定是這碗摩摩喳喳裡有燕窩!魚翅!鮑魚!」

「醒醒吧!女士們,這碗甜點就是又貴又沒料。」

當我們想催眠自己這碗摩摩喳喳其實裡面有金箔所以才賣那麼貴時,卻已經吃到見碗底了。

此時餐廳的經理拿出意見卡來讓我們填寫,柯寫的是「甜點太貴了。」碧真寫的是「甜點為什麼要這麼貴。」在我去買單時,卻發現這兩人早就離開餐廳,而且站得遠遠的,「我們還是站遠一點,才不會被餐廳追殺。」奇怪,我們有鬧場嗎?只不過沒在那碗摩摩喳喳裡找到燕窩而已啊!

「本來很完美的,結果一碗摩摩喳喳壞了事。」碧真扼腕不已。

無法滿足的甜點慾望該如何扼抑?我跟柯同時提起就在美術館附近,有一家被時報週刊介紹過,名之為「日出」的乳酪蛋糕店,五權西三街與西四街附近的店家近年來變動甚大,常常幾個月沒來就換了個樣子,沒有所謂的老店,到這裡好像總是在冒險,但「日出」在哪裡?柯記得在五權西三街,我記得在轉角處,但在轉角哪一處?

就在我們尋尋覓覓之際,我突然看到對街有個奇怪的店,上面寫著「歡迎新同學」,下面有個招牌寫「日出」,乳……霜?還乳液咧,那應該是「乳酪」吧!

嘿,就在那個有名又昂貴的「美術觀邸」旁邊,正是我們尋尋覓覓的「日出」,精緻小巧的庭院先贏得了大家的好感,一進門,沒人問你要不要買,先來試吃大約六七種口味的乳酪蛋糕,再喝一杯濃濃的紫米花茶,讓你坐在靠窗的日式坐墊上思考一下。她們對自家產品滿滿的自信,不信你吃過之後會不動念,結果,我買了紫米薄荷茶,柯買了原味乳酪蛋糕,好吃嗎?非常好吃,而且不膩,用料很實在的乳酪蛋糕,調味的其他幾款乳酪味有點被搶掉,但風味仍佳,紫米花茶則喝起來有清腸胃的溫潤感覺,非常好喝。

這一天有點微微的冷,但風吹起來不寒,三友會斷會數個月後在這樣的天氣接續了起來,雖然經濟還是不景氣,工作還是朝不保夕,但是,請大家一定常常保持聯絡好嗎?

雲泰坊

地址:台中市存中街21號

電話:04-23769289

日出—大地的乳酪蛋糕

地址:台中市五權西三街43號

電話:04-23761135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到上面

三角關係的創造過程

在快雪時晴跌倒

在快樂食堂找快樂

吹著季風MONSOON的長假

煉瓦亭裡品嚐老店之美

在逗魚逗留一下

醇燒一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