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我也是

1990.11.30 Veronique

今早醒來,沒有掙扎,也沒有驚惶失措!(像許多需出外景,或開會的早上)。

好高興,小乖帶一卷黃大煒的歌,現在正在放,整個感覺很平靜,也好極了!

你常常令我有很多amazing的感覺,及許多大大小小的感動,尤其是下了班,不知該幹嘛的時刻,我有時是流浪兒,你是「之家」,謝謝你包容又母性地收容了我!(哈!)

這張卡片及一本小漫畫,是我分別在N.Y.S.F.「意外」獲得的知己——Richard Stine

而你對我的這段日子而言,亦是個意外,但這張卡片的意思,看了就知道了。

我已經想不出來,原來要告訴你什麼,但是你長方塊型的影像,會一直停留在我的腦袋裡。

I  M  1  2

不要忘了把你家的地址電話寫給我。

再會,祝你幸福!

第一次聽到VERO這個人的名號,是在大四那年到一個文字工作室上班期間,聽到老闆以半是埋怨,半是無可奈何的口吻說:

「我每天光是等這個人,青春就被耗光了。」

當然說這句話的老闆青春小鳥早就一去不復返,但那時正埋首於製造出大量廣告企畫案的我,突然很想瞧瞧這個浪費別人青春的人究竟是什麼來頭?

到了晚上我才見到她。

很奇怪,我們才剛見面就特別投緣,以至於之後「流浪兒」與「之家」的交情,也是在中興百貨一杯杯咖啡喝出來的,我在煙霧夾著咖啡香氣之中,認識了始終有著困惑,卻始終不曾隨波逐流的Veronique。

這張卡片在我與VERO同一天離職那天,與一本繪本安安靜靜地躺在我桌上,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天我突然感受到許多不同種類的感傷心情,一方面欣羨即將啟程前往洛杉磯唸書的VERO,一方面也擔心自己回台中後的工作著落問題。

那真是百味雜陳的一天。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到上面

久別重逢

哥哥的祝福

友誼從再見後開始

芭娜娜式的離別信

認真過活的金牛女生

從薰衣草田傳來的消息

網路的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