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認真過活的金牛女生

1989.11.29 若瑜

漸漸羨慕起你,或者說是一種嫉妒吧!總覺得你一直在醞釀自己,像是要成就一種氣候,可卻又是無心的,easy的;然後,當機會來時,你明確而歡喜地踏上去迎接。

如果一個個夢想像是飛在空中的氣球的話,我是一直墊著腳尖張望,抓住這個,幻想那個,一直換,或捨不得放棄,而你目前卻像擁握一個適合你的氣球,且蓄力使它逐漸脫離氣球的脆弱,使它強韌了。

你的神情很好,你的夢有所繫,你的笑容充滿生氣,我喜歡這樣的你,所以,我要給你大大的祝福!

1990 若瑜

今天在山上工讀時,忽然想起你們,想想自己,然後自問:這樣的大學生涯我可無悔。然後想:大約是跟你住的這陣子將會是段彌新且歡笑的記憶吧!

一路跳著,跑著下山,像是想把一些惱人的考慮甩開,讓它散在身後,再也追不上我,那時竟是渴望見到你們。

昨天,打球,我的想像停留在那兒,而我多喜歡那樣去運動,流汗,使力,使身體開展。

有很多結,而我的腦筋卻愈來愈像醬糊……。

不過,還好,我可以告訴自己:我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SMILE(我喜歡微笑)

大學真是個奇怪的地方,在十一萬個考生之中,只有三十九個人可以跟我考上同一個叫做教育系的科系,其實這個被我填作第十三個志願的科系,本來是我的拒絕往來戶,大一時動過不下百次的轉系念頭,卻沒轉成,但大學四年唸完之後,我卻開始感謝起當年沒讓我轉到某系的該系系主任。

我自始至終都不喜歡這個系,卻幸運地在這個系裡認識了一堆好人。

好人之一是,我的學友若瑜。

若瑜是律己甚嚴的好學生,大學生幾個必修學分——課業、打工、愛情和社團,她一個也沒少修,我每每看著她書架上近乎藥局規模的藥罐子,就忍不住要慶幸起自己的閒散起來。

剛跟她認識的時候,一點也不對盤,或許正應了身為金牛座最討厭星座的說法,我們雖然是學友,擁有同樣的學長姐,她是有禮貌的小甜甜,我卻是長著一張撲克臉的怪孩子,點頭之交的情誼已經是最極限,再下去,不僅我受不了,恐怕也會把小乖乖嚇個半死。

但這樣的局面突然在大二我們變成室友後,有了改變。

那時很是文藝青年傾向的她在感情上有了些難題,我時靈時不靈的俠義心腸突然覺醒,某天考完大考,寢室裡只剩兩個人,我們竟然扯到凌晨四點,在那樣掏心掏肺的長談之後,兩人才成為真正的朋友。

我一直對她這個朋友有點敬畏之情,她慣看的雜誌叫做「當代」,讀的都是哲學家大作(我連名字都記不起來),花在圖書館唸書的時間簡直等同於我在寢室豬睡的時間,對系上活動的熱情更是我這種化外之民所萬萬不能及的。

但她為什麼會喜歡我這種壞小孩呢?難道是因為小姐會愛上流氓,千金會迷上和尚一樣,因為反差太大,所以才特別迷人嗎?

我不知道。

就像那個時候的大學生一樣,她也是個很擅長用小書籤傳達情感的貼心女生,看到她留在我桌上的書籤,我每每會有一種超過文字之外的感動湧上心頭,其實,再看一次她寫的這些文字,除了讚嘆這個書念得比我好太多的同學文筆實在不錯之外,還看到了一顆想要飛翔的心。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到上面

久別重逢

哥哥的祝福

友誼從再見後開始

我也是

芭娜娜式的離別信

從薰衣草田傳來的消息

網路的溫度